熱門玄幻小說 踏星-第三千兩百八十六章 擺渡人鑒賞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见舍圣坚持要走,命女不在意:“那你走吧,无所谓了。”
舍圣感激,离去。
在舍圣离开后,命女再次看向陆隐:“当初我师父第一个去了蜃域,也踏足了禁地,在出来后散去修为,原本可以第一个破祖,却以命运之法重新修炼,最终成就了命运,这些道主都知道了。”
“等等,第一个进入蜃域的不是初一前辈吗?”陆隐记得红颜梅比斯说过。
命女道:“是我师父,这么说吧,始祖为我师父开小灶了。”
还有这回事?陆隐惊讶,始祖还真是,任性。
“我要说的是,我师父是三界六道中第一个进入蜃域的,但那时,蜃域里面还有人,正是未女,她,是岁月长河的摆渡人。”
陆隐惊讶:“岁月长河的摆渡人?”
命女道:“不错,岁月长河为什么会有摆渡人,这不是我应该理解的,我能说的就是结果。”
“在蜃域,我师父在禁地内碰到了未女,正因为未女的逼迫,师父散尽修为,学习未女的命运之法,所以命运可以是一个人,是一种传承,也可以是未女。”
“未女摆渡岁月长河,她是修炼时间伟力最强大者,师父修炼命运之法没错,即便始祖都没说什么,未女教导师父命运之法不怀好意,她想以命运之法离开蜃域,卸掉岁月长河摆渡人的身份,这是师父告诉我的,关于蜃域内的情况,部分来自师父对外传出,部分,也来自未女。”
陆隐明白了,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红颜梅比斯他们会得知禁地存在永生境修炼之路,实则却是生死危机的绝境,这不是命运说的,是未女说的。
而始祖看到的就是命运,也就是妞妞。
命运是命运,未女,是未女。
两者修炼同一种命运之法,却又是不同的人。
“未女想脱离蜃域,卸掉岁月长河摆渡人的身份并不容易,不是离开就可以的,她要渡过苦厄,踏入永生境,这才能永远不被蜃域束缚,任何生命要踏入永生境都必须渡苦厄,未女也不例外。”
“而她渡苦厄的方式很特别,将自身苦厄分裂了出去。”说到这个,命女有些迟疑。
木先生接口:“按照命运的说法如实说就可以,不用你理解。”
命女无奈,她只是半祖,如何理解这种事,只能道:“好吧,师父就是这么说的,所以外界始祖他们看到的未女,也不过是未女的一部分苦厄,除了师父,未女,接下来的时间,还会不断有未女的苦厄出现,这些苦厄会根据未女的选择,做某些事,这些事是什么连师父都不知道。”
她看向木先生。
陆隐也看向木先生。
木先生让命女继续说。
“师父被未女逼迫一事,始祖并不知晓,因为未女盯上了始祖,唯有木先生,师父告诉了他,但真正需要木先生出面的时机就是刚刚,不管之前发生任何事,木先生都不需要出面。”
“杯茶起,杯茶终?”陆隐疑惑。
命女点头:“大天尊带舍圣与未女见过一面,那时候未女给他们泡了一杯茶,当然泡茶的人不是现在的昭然,但未女本身泡茶也一样难喝,就跟毒药一样,师父就以那次喝茶为起点,当舍圣再次喝到未女泡的茶,就是终点,也就是木先生出面的时机。”
“未女逼迫师父,但她小看了师父,师父能在极短的时间内修炼命运之法,踏足祖境,成就命运,天赋远超未女预料,但即便如此,师父也无力在命运之法上战胜未女,因为未女存在年月太久远了,太了解岁月长河了。”
“但师父也不差,她有自己对岁月长河的理解,而这份理解,构建于未女对岁月长河的厌恶上。”
命女忽然竖起一根手指:“道主,这是一。”
陆隐静静看着。
“如果道主提前知道我要做一的手势,那么道主你先做出来,你觉得我还会做一的手势吗?”命女问。
陆隐皱眉:“那要看有什么条件。”
“战斗中。”
一個贊多一個
“你是说,战斗中,我提前知道你要做什么,先一步做出来?”
“对。”
“那你当然不会做。”
“这就是师父对决未女的命运之法,师父构建桥梁,看向未来,看到了未女会做的一些事,她要提前做出来,比如让其它苦厄接近陆道主你,比如我化为命运一条线消失,这些,原本应该是未女去做的,师父提前一步做了,那就是我,我的出现,提前了未女一步,我做了,未女就不会做。”
香骨 小说
“这么做的意义在哪?”陆隐不解。
命女道:“为岁月长河,开辟一条支流。”
陆隐目光一变:“能做到?”
命女抿嘴,她哪知道,这已经超出她理解范围了。
木先生开口:“能。”
陆隐看着木先生:“做到,又会如何?”
木先生呼出口气:“这是命运的对决。”
陆隐还是不理解。
木先生缓缓开口:“未女,是岁月长河摆渡人,命运提前一步做了未来应该出现的事,然而这些事不应该由她来做,这就形成了时间悖论,事实出现了,过程却不同,那算什么?真的还是假的?要界定这点,需要摆渡人。”
“岁月长河的摆渡人自有其职责,不是其他人指定摆渡人,而是摆渡人以岁月长河为基,修炼成时间伟力,也就是命运之法,看透古今未来,代价就是永远要留在岁月长河,一旦岁月长河出了问题,就需要摆渡人拨乱反正。”
“命运让岁月长河出现了真假未来,也就相当于开辟了一条支流,这是对岁月长河摆渡人的反击,摆渡人发现不了就落了下风,一旦发现,拨乱反正,曾经发生的一切都将重新来过。”
陆隐明白了:“命运想以此战胜未女?真的可行?”
木先生笑了:“昭然为何会失忆?”
陆隐身体一震:“就因为命运?”
“师父尝试了不止一次,未女分出去的苦厄有的消失了,有的失忆,就是师父的杰作,师父一直不出现,就是在岁月之中对决未女。”命女骄傲。
陆隐惊诧:“这件事,始祖一直不知道?”
木先生摇头:“他知道,未女也就知道了,未女也不知道此事,这是偷袭,以岁月长河支流偷袭摆渡人,一旦被摆渡人发现,将前功尽弃。”
陆隐看向命女:“你当初故意渡劫失败,化为命运一根线消失,未女会不知道命运还存在?”
命女解释:“命运一直都存在,未女从来不觉得命运死亡,只不过她不知道命运偷袭了她。”
“昭然就是被偷袭成功的苦厄,如果时间足够,师父能偷袭更多苦厄,直至未女全部失去记忆,师父说要把她扔去岁月长河继续当摆渡人,岁月长河应该有一个摆渡人,不然谁都插一手,想逆流逆流,想钓鱼钓鱼,这片宇宙就乱了。”
有理,陆隐点头,他也觉得岁月长河不应该谁都能碰,太乱了,虽然他碰的最多。
未先生向岁月长河打出剑锋,自己也曾透过岁月长河看到古神没杀易维,如果是个高手都能触碰岁月长河,古今未来还有什么事不能发生?
这就是摆渡人存在的意义吧。
“既然命运一直在偷袭未女,现在为什么又让我知道?杯茶起,杯茶终又是怎么回事?”陆隐不解。
命女摇头:“我不知道师父为什么不继续偷袭未女了,但师父就给了杯茶起,杯茶终的岁月坐标,在那一刻将所有事告诉你,同时让我给你带一句话。”
“我一直觉得师父让我从天上宗时代来到现在,不仅仅是偷袭未女,更重要的就是带给你这句话。”
心理負距離
陆隐脸色严肃,命运透过久远的过去带给自己的话?
“命运,看到了我的未来?”
“这倒不是,师父让我带一句话给能带人类走出绝境的人,并未指明是陆道主你,但现在除了陆道主,应该没人有这个资格。”命女道。
陆隐看着命女。
命女也看着他:“我给你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1
陆隐脑中闪电划过,重新选择?
重新选择。
拨乱反正。
让一切重归正常。
他脑中不断出现这三句话。
命女看着陆隐,不再说话。
安静了好一会,直到远处昭然端着茶走来。
命女离去,不过没有离开天上宗,她要随时保证下一个支流开始。
木先生没有离开,就坐在石桌旁。
昭然好奇,刚刚不是这个人呀,但也没问,将茶放在木先生身前,期盼看着。
木先生喝了口茶,赞叹:“好喝。”
昭然开心:“谢谢。”
陆隐看向昭然,目光完全不同,他本以为昭然与命运有关,没想到竟然是未女的苦厄。
“殿下?”昭然疑惑。
陆隐一怔:“没事,你先下去吧。”
“哦。”昭然再次看了眼木先生,见木先生喝茶,笑了,很开心的走了。
看着昭然背影,陆隐看向木先生:“师父,您从什么时候知道昭然就是未女的苦厄的?”
“刚刚。”木先生道。
陆隐诧异:“刚刚?”
木先生好笑:“你以为为师本领通天彻地?很多事就跟普通人一样,命运的能力即便为师都难以全部看穿,一个普通人要算计修炼者也未必不可以,否则命运如何偷袭未女这个岁月长河摆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