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小閣老-第六十章 海雲關讀書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香山书院,思过堂。
四人乖乖向大师兄交代了他们的所作所为,末了自然拼命解释道:“但我等绝对没有欺师灭祖之心啊!”
“是啊,大师兄,我们只是想为师门立功!”李三才鼻涕都下来了。“没想到他们居然如此歹毒,想要胁迫师祖,我们一听说就赶紧想要来禀报,结果还没来得及,就被带来了……”
“哼。”王武阳高深莫测的哼一声道:“你们要是敢欺师灭祖,今天就不是来思过堂,而是去海洋研究所了。”
四人齐齐打个哆嗦,他们在师门久了,早听说集团有三大恐怖传说。
一是海警教导总队,据说童主任留下的精神注入棒,专治各种不服和便秘。
裝妖作怪
二是台湾基隆市卫生局公厕管理处的徐处长,落到他手里,要么倒一辈子夜香、要么掏一辈子大粪。
三就是传说中的‘海洋研究所’,其实那是特科审讯股所在。传说进到里面的人往往外表完好无损,却无不精神崩溃,再没有能恢复正常的。
其实还有一个更可怕的‘非洲警告’,但所有被发配非洲的人便自此杳无音信,是个连传说都没有的可怕之地……
~~
“大师兄……”四人闻言齐齐松了口气,赶紧忙泪水涟涟的巴望着王武阳。“我们只是想为师门立功,好争取早日也跻身‘阳春白雪’之列。”
“哼。”王武阳神色稍霁道:“想成为嫡传弟子无可厚非,但师父早已经为你们指明了路。要么在科学研究上有突破,要么治理一方有建树,抑或加入集团独当一面。放着这么多正道不走,为什么要走歪门邪路?!”
“师兄明鉴,我们急于提升师兄弟的地位,实在是担心大家日后被边缘化啊。”顾宪成流泪道:“师父这些年对朝堂之事愈发漠不关心,精力都用在栽培集团干部上!我们若是还不警醒,尽快让师父意识到我们的作用,未来定会有被取而代之靠边站的危险啊!”
“一派胡言!”王武阳勃然作色道:“师父什么时候没替师兄弟们考虑过?当官的可以随时去当干部,当干部却没法来当官!你要是认为会被边缘化,就赶紧致仕去集团啊!”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站着说话不腰疼了。
且不说顾宪成和赵南星好容易掌握到这么大的权力,怎么可能放弃了仕途,到另一个体系中重新开始呢?
单说读书人中了进士以后,那股咬牙苦读的劲儿就泄了。满脑子都是要好好歇歇,享受人生了,很难再有从头再来的动力了。
但他身为大师兄,必须在师弟们面前坚定维护师父的决定。话,只能这么说。
果然,便见李三才一脸痛心道:“重新上学,从头再来,我们是不怕的。但大部分师兄弟都是而立之年才中进士,当了几年官就过了四十岁,已经不能再转干了。这样的师兄弟太多了,他们可怎么办啊?!”
“有意见可以像这样直接提嘛,师父自然会给你们答复。”王武阳也放缓语气道:“像你们这样拉帮结派,乱搞小团伙,是绝对不允许的!”
“是,师兄。”四人低头齐声道:“我等甘愿受罚!”
果然如所料,大师兄是同情他们的。
農夫戒指
“怎么罚你们,还得师父决定。”王武阳淡淡道:“我已经替你们向赵师伯请了假,这几天就在这里好好反省,等候师父发落吧。”
“是,大师兄。”四人忙点头不迭,顾宪成又一脸着紧道:“不过大师兄,一定要阻止李植那帮人发动啊!不然师祖的处境就艰难了!”
“呵呵,算你们还有点良心。”王武阳哂笑一声道:“但你们也太小看大明的首辅、师父的父亲了!区区一本来历不明的手稿,一个牵强附会的案子,就算师父不在京城,能难得倒师祖他老人家?”
“是我们太小瞧师祖了。”四人又赶紧自抽耳光道:“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王武阳面色如常,心中暗暗补充一句,自从有了电报那样神器之后,师父在不在京城,已经没区别了。
~~
收到王武阳的电报时,赵昊正在直线距离六千里外的海云关上视察。
一旁陪同他视察的占城王婆阿,更是止不住的热泪盈眶,万万没想到还能有占城王,以胜利者的身份重新站上海云关。
毕竟占城距离它最后的辉煌,也已经过去了两百年。就在十年前,他们还在安南人不断侵略下毫无抵抗之力,仅剩宾童龙一地苟延残喘,朝不保夕呢。
其实他们祖上是阔过的。占城原先是天朝秦汉时的象林县,又称林邑。西汉时,属交趾刺史部日南郡。
豪門遊戲:顧總太強勢
这里距离天朝的统治中心太过遥远,占人又武德充沛,野蛮难驯,自然经常发生叛乱。东汉末年,他们趁着天下大乱,杀官造反,从天朝独立出来后,与天朝就以此处为界。
因为长山山脉纵贯南北,将半岛东部沿海地区隔绝为一条狭长地带。在其最狭窄的中部地区,长山山脉的支脉海云岭横贯东西,连绵起伏直逼大海,将沿海平原一刀切断。
九轉神帝 囚山老鬼
建在海云岭上的海云关,便是连通南北的唯一陆路、人们自北南下,或由南北上,都需要翻山越岭,经过此处。所以它是南北方的天然分界点。
有此天险可据,占城才不怕天朝大军的进攻,可以关起门来过安生日子了。
但有道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占城人可能是日子过得太舒服,抑或是国王觉得治理国家太辛苦,便接受了有‘躺平神教’之称的婆罗门教为国教。那还有个好吗?
不信你看整个南洋原本都信婆罗门,结果天方教一来,全都拉稀。不到一百年时间,南洋几乎所有信婆罗门教的国家,全都被信天方教的国家给灭了。
占城也一样。但他不是遭天方教的毒手。而是被唐宋之交时,从天朝独立出来的北越——安南给虐了。
安南人跟占人不同文不同种,他们信奉的是儒家,号称小中华。虽然赵昊百般瞧不上儒家那套,但放在中南半岛依然是碾压。
而且因为南北走向的长山山脉的存在,使安南与半岛隔绝,无法向西扩张。
北面又是安南干不过的天朝爸爸。
所以历代安南雄主想要拓展疆土,别无他选,只能沿着海岸线和长山山脉间狭长地带不断南下,专捡占城这个软柿子捏。
可以说,安南开疆拓土的历史,就是占城国土沦陷的历史。
当然,占城也不是完全在挨揍,偶尔也会雄起一把,收复一些国土。譬如永乐年间大明进攻安南,目的就是为了救援国都被占的属国占城。
那时候,趁着天朝灭了安南,郡县交趾。占城也恢复了全部的国土。后来天朝撤军时,还把海云关也移交给了他们。
但没了爸爸的帮忙,占城哪里是安南的对手?凭借天险苦苦支撑了几十年后,他们还是被安南人攻破了海云关。
海云关一丢,占城便无险可守,只能任人宰割了。
之后百年间,占城被数度攻陷了首都,国土基本丧失殆尽。只能向安南称臣纳贡,才得以在宾童龙一地苟延残喘。
但占城人却从没放弃过恢复国土的执念,趁着安南陷入内战,他们悄悄收复了一些失地。然而随着隆庆元年,越南陈朝派阮潢出镇广南,也就是海云关以南,占城的苦日子又来了。
阮潢也算一代‘雄主’,至少在安南历史上还是很给力的。他发现这里山产金铁,海出鱼盐,兼有海贸之利,而且最重要的是南面还有富饶的湄公河平原地区,实乃英雄用武之地。
于是阮璜决定在此建立万世之业,在他的经营下,安南开始第一次对海云关以南进行实际统治。这下不安分且在广南很有影响力的占城王室,就成了他要除之而后快的存在。
那时,巨大的生存危机笼罩在了占城王婆阿头上,说命悬一线都不夸张。
然而天无绝人之路,万历元年,天朝的环球舰队造访了占城。加上同行的海警舰队,大小战舰多达一百余艘!
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婆阿马上一头扎进了爸爸的怀抱,抱着大腿不肯撒手。死活都要内附大明,以求保全宗庙和人民!
虽然当时的西洋宣慰使杜公公不敢随便做主,但时任台湾警备区司令员的金科却‘十分同情占城人民的遭遇’,当即表示在占城设立水警局,日后谁敢进攻宾童龙地区,就等于进攻警备区!
婆阿一听,还有这好事儿?一秒钟都没犹豫,便在金科带来的约书上签了字,请爸爸再爱我一次。
虽然这其实是因为赵昊早就看中了占城这方宝地,但这爸爸认得绝对不亏!在之后的十几年里,占城水警局击退了阮主的数次进攻。并在万历八年以后,指挥由海警训练并武装起来的占城军队进行北伐。
最终在万历十三年,占城军队将阮主的军队赶出了广南,兵临海云关下。
不过在海云关,占城人还是吃尽了苦头,足足打了两年,死伤数万人。
最终还是靠海警舰队的支援,从两面围困海云关,加上不断的炮击,才生生啃下了这块硬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