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大流寇-第七百六十二章 天羅地網相伴

大流寇
小說推薦大流寇大流寇
宁夏。
接到进军灵州命令的暂编第二军提督赵忠义督其本部兵,并原西营皇城都指挥使窦名望指挥的两镇降军火速沿葫芦河北进,沿途不作任何停留。
堵在顺军进入宁夏的第一道关卡就是镇戎所,原是明军的一个千户所,西军占领此地后留四千余兵马在此驻守,隶定北将军艾能奇提调,同时还有一个西营工部直属的军械维修厂和马厂。
窦名望率部到此后即命人劝降镇戎所守军,守将郭槐先前已经接到定北将军艾能奇命其归顺的书信,心中早就动摇,再见顺军来势汹汹,他孤军难以守住镇戎所,便审时度势率部开堡出降。
好生安抚郭槐,命其仍为镇戎所守备之后,窦名望便又领骑兵沿镇戎所境内的清水河直奔上游宣和堡。
悠閒 小農 女
宣和堡守将为东府将领马远,原是本地豪强,清军入西北曾降清为绿营游击一职,后清军势颓遂向西军投降,被孙可望收编授予副将一职。
早在半个月前,马远就听闻大西皇帝远征西安身死,西军在陕西境内遭到大败,当时就生出反叛之心,决心改投门楣归顺。然而顺军在固原、平凉境内突然捕杀米喇印、丁国栋二将,杀害其部军民六万余人,此事让马远不敢降顺,转而决定坚守宣和堡待援。
极品帝王
行营给暂编第二军的军令是必须于腊月初十以前夺取灵州,从而一举断掉自宁夏后卫方向逃窜的孙、李集团入灵州可能,最终将此部西军残余封死在宁夏后卫花马池一带。
窦名望作为暂编第二军的副提督,又是第二军入宁先锋,比之顺军本兵更加急于夺取灵州,甚至可以说其想歼灭孙可望、李定国的心思比顺军将领还要坚定,故急于进军灵州的窦名望立时下令强攻宣和堡。
经两日激战,窦部以损失一千多士卒的代价终是破堡,杀马远以下将士六百余人,余者未杀。
暂二军提督赵忠义率本部兵赶至宣和堡后,痛恨马远坚守行为导致顺军耽搁两天时间,便将那些没有被窦名望下令杀害的马部士卒尽数坑杀于堡外,又遣兵捕杀方圆五十里活人,以此震慑及警告其余西军控制州府城堡抗拒大顺的下场。
此残暴行为很快取得成效,宣和堡以北及附近西军控制地区的官绅士民都被顺军的屠杀吓住,也都知西营大势已去,所以相继在城(堡)外设案焚香祈祷:“愿苍天庇佑,使生灵免于屠戮,彼若仁义之师,我等必竭力奉顺。”祷毕,旋即杀猪备酒,运送粮草至城外十里,又派使者迎接大顺军的到来。
如此,暂编第二军兵不血刃进驻青铜峡一线,沿途相继占领大小城堡寨所32处,收降西军一万六千余人,收得百姓七八万。
暂二军的一支偏旅由永康堡方向沿长城一路西进,相继占领永康堡、胜金关、镇虏堡、进至沙山,屯兵大小松山堡,打通了已定名甘肃省的原陕西行都司同宁夏省的驿路通道。
由于宁夏前卫、中卫众多城堡寨所绅民因害怕顺军屠杀主动献出的粮草,让因为突入过快战线拉长导致断粮危机的暂编第二军得以继续北进。
在赵忠义的严令下,除宣和堡屠杀外,顺军未在其它地方屠城,所到之处军纪严明,秋毫无犯,与当地百姓市买也极为公平,这让那些提心吊胆的投降官绅都是放下心来,庆幸当初没有选择同宣和堡马远一样与顺军死战。
腊月初二,暂编第二军前锋暂五镇旅帅傅贵带领下抵达青铜峡南侧的硖口山,而当面就是据守金积堡的宁夏巡抚李虞夔。
傅贵于军中有一绰号叫“三拐子”,原因是此人打小罗圈腿,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
“三拐子”也是最早追随大顺监国陆文宗于运河起事的河工,也是随监国勇夺淮安的七十六勇士之一,先是在淮军中做队官,后来升任营官。随军北上攻打满洲豪格集团因功升标统,现从原第二军调任由西军白文选部改编而成的暂五镇任旅帅一职。
当初随傅贵一起造反的同村老乡齐隆现在第七军担任旅帅,另一同乡宋老瓜则在第二军当镇军法官。
两个多月前傅贵和宋老瓜曾在商洛遇见,交谈得知当年由监国亲自许配给宋老瓜的那个官太太已替老宋家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
这让傅贵很是眼红,因为他到现在都没成家呢。
女人倒是有,攻占北京时上面曾发给傅贵两个满洲的亲王格格,那两个格格因为身子没长开,看着显丑,傅贵不太乐意,便一个送给了族弟当老婆,另一个以纹银三十两的价码卖给了北京城中一个老光棍。
这位傅旅帅是一门心思等天下太平,就回趟盐城老家娶个当地姑娘做女将,外地的,尤其是满鞑子的女人,他不待见。
按上面意思,傅贵派人劝降据守金积堡的西营宁夏巡抚李虞夔。
李虞夔早在知道镇戎所、宣和堡等相继“沦陷”后便知道顺军是冲灵州来的,也知道以西军在宁夏中前卫的力量根本挡不住顺军,又知顺军为了逼迫西军投降于宣和堡屠遍方圆五十里,故他若坚守的话很有可能会让金积堡百姓同宣和堡一样遭到顺军屠戮。
所以再三思虑,为免百姓无辜受戮,李虞夔决意归降大顺,然而其子李弘却说金积堡控扼青铜峡,占尽地利,有一夫当关万夫不开之势,因此哪怕金积堡只有三千守军,也足以将顺军十万人马挡在关前。
“父亲若不战而降,恐母亲与弟弟他们就要死于非命!”
李弘坚持不降除了金积堡有地利可依外,就是他的母亲和弟弟都在灵州城内。
你可以叫我老金 小说
灵州守将张应科是东府亲信,要知道李虞夔父子不战而降,一定会杀李虞夔的妻子泄愤。
“这…”
被儿子反复相劝,又想老妻及幼子等人在张应科手中,李虞夔于是改变主意决心死守金积堡。
金积堡不降消息传来,傅贵无奈也只得开始攻堡,但此堡的确占尽地利,他连番督兵猛攻都不能破堡,反而折损三四百人。
无奈,只得停止进攻,一面抓紧打造器械,一边向镇部及军部告急。
暂编第二军提督赵忠义听闻西营那个宁夏巡抚竟敢拒堡死守,大怒之下亲自带兵前来攻打。
不过赵忠义也非有勇无谋之人,在实地察看过金积堡一带地形后,赵忠义命人在金积堡东南一里多处堆土成高台,然后将军中携带火炮拉上高台,尔后大小火炮同时朝堡中开火。又用投掷器将数十枚闯王包往堡中投出,如此反复炮击轰炸,终使堡内守军难以支撑,顺军步卒披甲死士持盾正面猛攻,终是大破该堡。
李虞夔之子李弘于顺军破堡之后犹自死战,后被顺军逼到悬崖投崖而死。李虞夔本人则在顺军破堡之时被亲随数人架起逃出,因不敢去灵州便往韦州其女婿王某家躲避。
两个多月后,李虞夔被顺军搜出,阵法于韦州。
驻守灵州的东府亲信张应科在接到金积堡求援信后,心知绝不能让顺军攻占金积堡,遂抽调兵马由他本人亲领准备救援金积堡。
未想顺军破堡太速,张应科率领援军还在半道之时金积堡已经丢失,其于马上呆滞,万分沮丧,对左右言道:“灵州之地素为塞上江南,然此富饶之地却无兵马可拒顺军,我纵是有心为东府经营这塞上江南,怕是也无法再支撑下去。”
金积堡如同灵州南大门,此堡一丢,西军再无地利可依,张应科纵是不肯归顺,面对来势汹汹的顺军也是计无可出。
灵州与东西二府间的音讯也断了,不知二府在何处的张继科垂头丧气撤回灵州,准备做最后的坚守,以全其气节。
我能追踪万物
然而灵州城内却不是所有人都愿意为已经覆没的大西流尽最后一滴血,最终张应科被其麾下将领杀害,随后灵州城遣人向顺军投降。
此时是腊月初九,距离行营给出夺取灵州的时间提前一天。
灵州城的投降直接动摇了西军在宁夏前卫及左右中屯卫所有驻军,一时之间,驿道之上往来皆是奉书投降的西军使者,各地城堡寨所也是纷纷易帜。
赵忠义以宁夏巡抚身份率军入驻灵州,同时大顺行营任命的宁夏布政使、原西营右丞相严锡命也抵灵州城。
根据行营命令,严锡命这个宁夏布政使开着始着宁夏省境及府境划定,最终将原宁夏前卫所在划为灵州府;将原陕西布政使所属的固原、平凉及宁夏后卫南边划为镇戎府;将宁夏中卫及以西靠近甘肃地区大小114堡所划为平罗府;将宁夏后卫及原延绥部分地区划为平虏府;
原是准备以灵州为宁夏省府所在,但不久又接行营谕文,设河套地区为五原府,命宁夏省府设五原,暂宁夏巡抚衙门、宁夏布政使衙门、宁夏按察使司衙门于灵州先行开衙,待五原并属大顺之后三衙即着迁往五原。
随着暂编第二军进驻宁夏,接手原西军控扼盐池、惠安、阳宁三堡,兴武、安定、柳杨、天池等沿边长城堡塞;顺军第一军出河套,第二军、第四军及第六军相继从延绥、陕西境内进逼,一道针对孙可望、李定国集团的大包围圈已经初步形成。
这个大包围圈也可以用开罗地网来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