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 洪荒之聖道煌煌 線上看-第七百四十九章 兵主戰神,夏後起義!鑒賞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还好,炎帝陛下留了一手……有我九黎一脉在,鸟师休想进犯!”
蚩尤神威浩荡,尽显强横。
他这些年,一直在沉淀、打磨,也该到了亮剑的时刻了!
“那此战便交予你了。”
女娃颔首,恢复了冷静的姿态,只是眉眼间隐含煞气,“此时我却还不好现身出来,于大计不利。”
“起码要钓出重华……让他死在半道上。”
她的目标明确——就是准备钓鱼的!
作为许多人意料之外的“死人”,在她付出水面前,就是最可怕的凶兵,几乎能对任何一个不知道她还活着的、布局天下的棋手,起到致命的绝杀效果!
女娃思忖。
——就以她这般妙计,当是连她的兄长羲皇,都要入彀啊!
谁能想到?
娲,早已今非昔比!
“一些前锋,还不值得我下场,打草惊蛇,就看蚩尤你的了。”女娃想着,说着,忽的叹了口气,“可惜到了今朝,我手中的牌也打完了,掏不出多少能见光的了。”
“某些人,太鸡贼了些……佛门……”
女娃的眸光深邃,幻灭不定,轻哼了一声,“接引那厮,竟然那么着的便寂灭了?”
“死就死吧,也不提前通一下气……怎么着?怕我再大开口啊?!”
“还有,竟然丢一个记账的人过来……信不过我吗?”
女娃发着牢骚,也不避讳什么。
“接引教主许是有他的烦恼吧?亦或者是修行上出了岔子?”一旁的僧人眼观鼻、鼻观心,“女娲娘娘,您但请放心。”
“贫僧来此,只是为了更方便的配合您的工作而已,帮助您能更好、更快、更完美的做假账,一切财务支出力争合情合理,凭此掩盖您已复苏归来的痕迹……”
“药师我绝无二心!”
“娘娘您有什么不方便做的,尽管吩咐……我这被紧急上位的东方净琉璃世界教主,绝不推辞!”
僧人慷慨陈词,大表忠心,终是使得女娃的面色和缓了许多。
“这还是差不多……”
女娃上上下下的打量了药师佛几眼,觉得多多少少还算凑活了——
说实力吧,虽然不强,但专业上挺不错,专攻救死扶伤。
说地位吧,尽管资历远不如须弥山上的两位佛门教主,是临时上马……可糊弄一下外面,还是勉强能行的。
“那便有劳大医王佛,为我于此战出手打掩护了。”
女娃幽幽吐出一口气,“我造化天地,祈福解灾,生死人肉白骨,亦不过是翻手之间。”
“有我在,灵山巫部足以撑起九黎一脉轮番死战,守住防线。”
九黎一脉负责对线。
灵山十巫负责回血。
简单的配合起来,也绝对是一加一大于二的。
只是,有些问题,却是要过一过明路,弄个能自圆其说的答案。
“不过,若是太过夸张,难免让敌手猜到些许蛛丝马迹,洞察到我的痕迹。”
“而有了你……却是足以糊弄一番了。”
东方净琉璃世界教主。
药师琉璃光如来。
大医王佛!
这是佛门全新打出的招牌,能解释很多的问题。
比如说,灵山巫部的根脚啊,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等等等等。
别问。
问就是拓展业务!
佛门野心勃勃的想要扩展他们的宏愿借贷金融业务,从死后待遇保险的圈子升级,染指医疗保险,进一步深化对“生老病死”的人道重点掌控力度,做大市场……这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
为此,推出新秀——大医王佛,设立东方佛门分部,东方净琉璃世界,再到卷入到人族冲突什么的……也都是合情合理的了!
大医王佛微笑着,对女娃的安排全盘接受,不时提笔在书本上奋笔疾书,将女娲娘娘的重要指示记录在案,似乎是在确保将来与诸神对薄公堂时,与女娲口径的统一。
这份认真谨慎的态度,让女娃深感满意……接引撂挑子的速度虽然快了些,但是派过来的人手,还是挺懂得尊重她的指挥的。
她最讨厌那种妄自尊大、自以为是的人了!
眼下内部齐心,协调妥善……也能更好的对抗外敌。
“来了!”
蓦然,她一挑眉,望向天际,见到了杀气的冠古凌今,眼神中不禁有着几分伤感。
难过时必然的。
毕竟……
这已是人族内战了!
曾经的鸟师,对着而今的火师挥刀,人族自己刀兵相见,和其可悲?
而连自己内部的状态都把控不了……又何谈带领整个人道苍生去正本清源、拨乱反正呢?
莫名的,女娲有些气馁了。
一路走来,她坚持着自己的道路……可今天却发现,那道路的尽头、终极的目标,好像是那样的遥不可及。
“路……在何方?”
女娃叹息着。
伴随着一尊至高女圣对人道的怜悯叹息,血战爆发了!
东夷鸟师,与火师九黎,战于此地!
一开战,便是癫狂!便是高潮!
数不清的精锐在这里拼杀,无尽的杀气席卷了山河,竟是隐隐间不逊色于不周山那里天庭与火云二部决战的景象了!
一尊又一尊的惊世神将。
一位又一位的震世天神。
这是生死的交锋!是道路的对决!是未来的博弈!
为了崇高的目的,现实的抉择,他们杀透了重天,崩碎了光阴长河的一角,让万古星天都沉坠了部分。
“轰隆!”
万千星光如雨,都是被余波击碎的流星,划过天际,坠落山河,横扫一方,化作厄土,凭添多少亡魂。
血战在继续。
神死了!
贤殒了!
奉上神坛、放牧众生的神明被击杀!
俯首为苍生,凭功为圣贤的英杰,凄凉落幕!
战场之上,不管你是善是恶,是好是坏,都无法保证自己的生死存亡。
这一战,令无数部族家庭恸哭,让血雨漫天,洒落世间,殒落太多,牺牲也太多了。
一片片山河被打到凋零,入目所见解释疮痍,诸多仙山净土都破碎了,什么都不剩下。
这就是战场的惨烈!
且,这也远远不是终结!
九黎挡下了鸟师前行的步伐,稳固着人族的气数,这又怎会是一些战争推动者所乐见的呢?
必然有接二连三的攻伐!
一战,不能击破九黎的防线。
那就二战!
三战!
及至九战!
这是彼此都没有退路的战争……在无尽的高远处,在冥冥中,在岁月的尽头,各自的皇者都堵上了所有,在拿命相拼!
鸟师一次又一次的组建了攻势。
论实力,论势力,它自是远比九黎一脉强横。
九黎,不过是从火师中分出的一部……哪怕炎帝多有偏心,多多照顾,但也比不上巅峰时的火师王庭。
鸟师呢?
它吞并了龙师,又走出了神明的道路,吸收了部分天庭的天使投资!
它早已是今非昔比,无比的强横!
当这样的力量彻底动员,被重华清洗了内部的诸多明显不安稳因素后,发动起来的力量是极度恐怖的。
让它杀入不周山的战场,与东皇里应外合,人族的道路自然就崩塌了!
不过,九黎……开挂了。
一位造化至圣,悄咪咪的诈尸归来,一手造化神通堪称震世,让九黎一脉成为了打不死的盖世精锐,成就不破的防线。
上一刻,刚被打到了丝血,下一刻,就被灵山巫部抬手给奶成了满血……靠着自带无限血条的手段,九黎一脉创造了最辉煌的战绩,凭一己之力,镇守境关,挡住了东夷的西进战略!
在生死的边缘反复徘徊、左右横跳,到得最后,九黎的精锐甚至都被动修成了无上神通,拥有不朽不灭之金身,杀之不亡,斩之不灭!
哪怕是身躯被四分五裂了,分割在五岳四海,以莫大伟力去针对,也仅仅是能镇压,而难以磨灭!
九黎统帅——蚩尤,便是此中的集大成者!
他经历了最艰苦的战斗,带领八十一个弟兄,奋战在最前线,永远面对的是数倍于他的力量围杀……可杀不了他的,只会让他更强大!
在血战中,人族的元气在被消磨着,道路在被动摇着。
可同样。
元气虽然衰颓了,但更见精纯。
道路虽然被动摇,可也逐渐宽阔。
战斗!
战天斗地!
如果在现实中遇到了什么难解的困境,那就是去战斗吧!
抱着一颗最赤诚、最专注的心灵,勇敢的向名为“困难”的敌人挥拳!
或许……
时来运转呢?
苍天看见了你的付出,给你开挂了呢?
不奋斗,不拼搏,有的只有失败。
可奋斗了,努力了……或许,就能见到胜利的曙光!
在时代灰暗的天空下,在人族显得衰颓的境况下,蚩尤杀出了一片天!
“兵主!”
“战神!”
“蚩尤大帝!”
无数狂热的呼声,从四方而来,让一夫当关、横绝天地的蚩尤,越发的神圣与高大了。
他成为了人族之中新的希望!
用实际的行动,粉碎了天庭放出的宣言——多少年内灭亡火师!
人族的脊梁,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打断的!
当天塌之际,蚩尤应命而出,作为最高的个子,抗下了最大的压力。
那么,缓冲之下,诸多变数转动,无数生机萌发。
一个个人族的子民,在黑暗中振奋,从绝望中找到希望,心火重燃,更加的明艳灿烂了。
同样,这也是对天庭,对帝俊,对重华的最有力反击!
——你宣称你的道路无敌,怎么连我这一道障碍都跨不过去?
——那看来是言过其实了!
九黎一脉存在一日,敌人的脸上便火辣辣一天!
且……
“时机以至!”
夏后氏的营地中,有王者骤然昂首,“该是我们开始行动了!”
“锵!”
一声剑鸣,清越悠扬,呼应着世间万籁。
王者缓缓从腰间抽出了一柄长剑。
那剑身修长华丽,带着莫测的玄机微妙。
其杂糅了阴阳的至理,阐述了黑白的玄奇,当文命将之平举,剑身的横陈便自然划分出了昼夜交际的奇景。
分界
而当它动起来,奇景消散,变幻成了血火交织,映照着时代的惨烈与血腥。
“铮!”
剑光亮起。
它斩入了云天,撼动了法理,出入无间,冥冥中一声轻响,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斩断了!
是……
大义与归属!
夏后氏,是东夷的一员,遵领鸟师的意志,当对重华执臣子之礼。
今朝……
尽为文命所断!
他要干一件大事!
如今,时机已然成熟。
九黎横断前路,死伤无数,让同胞清醒,更证明了重华道路的失败。
此时不反,更待何时?
不……
这不是造反!
这是……起义!
“神明一脉,兴无道之兵,伐有道之师,此失德矣!”
“人族不当杀人族,沾染同胞之血!”
“我夏后氏……”
“今日……便反了这鸟师!”
“正本清源,拨乱反正!”
“愿意的氏族,就跟我一起走!”
文命低喝,却震动了整个战线!
他起义了!
……
当夏后氏的行动展开,震惊了东夷诸多氏族。
夏后氏一脉不弱!
甚至可以说,很强!
昔年,鲧便是此氏族的英杰,自天庭中窃走息壤神土,以求治水。
尽管最后功败垂成,且因为神明一脉的上位、共荣圈计划的推行,被带上了批判的色彩去看待。
但人心,可欺,又难欺!
东夷的子民,依旧还记着鲧的好,记着夏后氏这一脉的好。
这是一股浩大的人望,让鸟师后来纵然掌控了东夷内外,也不好轻动这一部。
尤其是当文命做出了愿意退让的姿态后,重华还要在明面上重用他,照拂夏后氏一脉。
尽管暗中小鞋给的不少,将之调去各个穷山恶水之地,奔波不止。
可是,夏后氏始终不曾衰弱下去,更是想尽种种办法发展。
穷山恶水?
去!
当然去!
去了之后,顺便发展一下当地,与周边的困苦氏族努力交流,互帮互助……
在磨难中,夏后氏反而告诉的成长着,养起了人望。
而当这样的一支氏族,悍然起义……
那种连锁反应,注定了是极致可怕的!
但是!
这样的大事件,显然不止有夏后氏这里一桩!
当文命吹响起义的号角,另一边也有人在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