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四重分裂 ptt-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精密度讀書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四重分裂
一秒钟后
毫无征兆的,上帝视角中那组静静驻扎在林子中的蓝色精锐部队骤然被一连串粼光覆盖了,它们所在的格子剧烈地震颤着,就连那里的预设地形都被【果酱】阵地中那三台魔导炮颠覆成了另一幅模样,简单来说就是字面意义上的——夷为平地。
“被看到了!”
雷饵丝发出了一声轻呼,飞快地在大屏幕上的对应位置打了个标记,语速飞快地说道:“红方其中一个阵地毫无征兆地展开了两轮魔导炮齐射,直接掀飞了蓝方一支精锐小队所藏匿的树林,然后……天啊!又是一轮齐射!他们跑不掉了!”
找到了之前那阵【割裂感】的原因后,雷饵丝已经重新振作,敬业地继续解说了起来,尽管她依然无法在宏观层面去分析此时此刻已经彻底乱成一片、战火连天的战场,但这个姑娘依然在拼命跟随双方选手的节奏,努力从大量如火如荼的交锋中发掘重点。
借用之前的例子,这位拥有上帝视角的解说小姐姐虽然没办法说明白大棋盘,但却在努力寻找那些正在被快速落子的小棋盘。
鉴于这姑娘本身就具备着不俗的军事造诣与天赋,而且还拥有相对理想的观棋者视角,所以她挑出来跟大家唠的内容大多都称得上是重头戏,基本已经把解说这一层面做到极致了。
当然,如果单论水平的话,同为官方人员的安德烈和理查德这两位校长肯定要更厉害,无论是对战局的解析还是对脉络的把控都要远超于菈饵丝、雷饵丝两姐妹,但我们都很清楚,解说这档子事儿并不是光有水平就能胜任的。
你得足够幽默吧?
你得会讲段子吧?
你得活跃气氛吧?
普通话得标准吧?
最重要的是,你至少得看着不让人难受吧?
说真的,其实两位院长先生长得都不难看,尽管安德烈院长的肤色比较健康,理查德院长的脸型有点长,但这两位年轻时也都是一等一的帅哥,就算是现在也颇具成熟大叔的魅力,尤其是棱角分明的安德烈院长,在部分叔控眼里绝对是T0级别的存在。
但是!
这两位面瘫的画风着实不合适坐上解说位,别的不说,光是他们身上那股子教导主任的气质,就足以让现场的绝大多数年轻人退避三舍、噤若寒蝉了。
这要是换他们上场解说的话,在场观众恐怕都得如坐针毡。
所以菈饵丝和雷饵丝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而这俩姑娘也确实对得起校方额外奖励给她们的二十学分,哪怕是在这种情况发挥得也依然颇为稳定,彼此之间的配合也非常到位。
“没被看到!”
菈饵丝却是飞快地将主画面切换到蓝方指挥官的视角,在同样位置打上了一个醒目的标记,指着上面那一小块漆黑的战争迷雾正色道:“在福斯特眼中,那片区域完全是未知的,在附近大量蓝方部队的牵制下,他根本没机会将自己的控制范围延伸到那个位置。”
雷饵丝眨了眨眼,愕然道:“难道是蒙中的?”
“蒙?”
菈饵丝扯了扯嘴角,用力摇头道:“整整三轮齐射,而且都是卡在极限距离的定点打击,福斯特要有多丧心病狂才会这么蒙?要知道他们后方的补给线还没有彻底运作起来,现在双方各阵地的资源都非常吃紧,谁敢平白无故浪费三轮齐射的成本!”
雷饵丝咽了咽口水,难以置信地看向蓝方指挥官主视角的沙盘画面:“也就是说……”
……
“猜到了啊。”
墨檀幽幽地叹了口气,俯瞰着自己身前的指挥沙盘,随即转向身边那位俏脸上满是紧张的少女,宽声着安慰道:“没问题的,他要是猜不到我反而会比较头疼,去吧。”
此时此刻,在双方都已经将麾下斥候部队彻底铺开的情况下,很多情报已经不需要参谋去主机那边取就可以即时显示在沙盘上了,比如特蕾莎刚刚那轮炮击,几乎是在莲将指令录入之后的同时,墨檀已经在沙盘上看到自己那支小队被直接抹杀在藏匿处了。
语宸抿了抿嘴,顶着因为紧张而导致的胃疼,给了墨檀一个令人安心的微笑,随即便小跑着离开了指挥间。
然后——
“棘手啊……”
墨檀那双柔和的眸子陡然一凝,动作飞快地拭去了额角那细密的冷汗,轻舒了一口气后低声喃喃道:“你还真是善于给人惊喜呢,福斯特。”
目光冷峻地俯瞰着面前的沙盘,因为语宸离开而不再掩饰情绪的墨檀眯起双眼,飞快地将大量信息在脑内同步、梳理、整合,以匪夷所思地速度还原着蓝方部队的运作体系。
眼中的沙盘逐渐扭曲、变形,很快便被一层浑浊的迷雾所笼罩,并在一层层水波般的微光扩散开来后重新清晰了起来。
墨檀看到,无数红色的标识在自己面前井然有序地‘流动’,宛若一个个精巧别致的音符般翩跹起舞,在‘自己’的指挥棒下,它们行云流水般地穿梭在沙盘中,每一次律动都精准而优雅。
那是理应出现在对方面前的画面,是只有在高度集中时才能完成的换位思考。
揣测敌人的战略战术,这种事在战争中已是屡见不鲜,甚至可以说是每一个合格指挥的必修课,但能做到墨檀这种程度,甚至能够直接代入到对方视角进行指挥的……后无来者说不上,但绝对可谓是前无古人了。
并不是他被赋予了某种碉堡了的外挂,甚至跟天赋这俩字儿都没什么关系,实在是因为‘绝对中立’人格下的墨檀早已把观察、代入别人当成了本能,很多时候甚至不需要有意为之,不经意间就可以置换立场去从旁人的角度去考虑。
最初的出发点其实只是保护自己不被送进精神病院,但在真正养成了这种习惯后,就算是在几乎不用担心掉马甲的无罪之界中,当前人格下的墨檀依然会下意识地去带入别人。
歪打正着也好,命运使然也罢,总而言之,这种特质对于一个指挥者来说可谓是得天独厚的优势,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那种。
而墨檀虽然口口声声地表示自己只想当一条安静的咸鱼,但早在苏米尔时期,他就已经开始刻意去开发自己在这方面的潜力了。
靈臺仙緣 黃石翁
往冠冕堂皇了说,是自己以后或许可以凭借这个特点帮助别人,能在类似于‘耳语邪教’的威胁中保护大家,为特喵的世界和平尽一份力。
但事实上,当前人格下的墨檀很清楚,自己只是有些不平而已……
普通的性格也会有普通的烦恼,胸无大志的咸鱼也会有小家子气的不忿,在身边的人……包括‘自己’都足够优秀的情况下,就算是无罪之界中的‘黑梵’偶尔也会有那么一点意难平。
‘福斯特·沃德’很强,非常强,超乎想象的强!
原本还算颇有自信,觉得不用费太大力就能摆平对方的墨檀早就敛起了这种心态,将对方视为自己就算全力以赴都毫无把握能赢的对手。
诚然,只打过实战的自己在推演对抗中很吃亏,与福斯特这种经常摆弄魔法沙盘的科班生有着巨大的差距。
诚然,双方部队根本没有思想,只是提线木偶这种事也跟墨檀本人的指挥风格相性不好。
诚然,尽管语宸真的已经非常非常努力了,但她在参谋方面的经验几乎就是零,各方面的素质全都在莲之下。
但这些终归只是借口而已。
真正让墨檀感到举步维艰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福斯特·沃德’真的很强。
就算外行都能轻易发现,蓝方指挥官的基本功几乎扎实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无论是变阵、行军、布局、兵力配比乃至即时指挥,都没有任何可以称之为漏洞的地方出现,而这种乍看上去任何一个军校优等生只要足够认真都能营造出来的场面,在这种规模的战场却有着极大的操作难度。
借用解说员菈饵丝的话说,战争的规模越大、麾下的兵力越多、战场的纵身越长,指挥官的精密度就会越差,因为集中力这种玩意儿是有限的,或许一个优秀的军校学生能够完美地执导一支部队进行高效率急行军,但如果是十支部队呢?
如果这十支部队的规模、配置都并不相同呢?
如果它们的出发地点与目标地点都不一样呢?
如果在过程中会出现大量的敌军进行阻挠呢?
如果同时还要保护阵地后方脆弱的补给线呢?
如果每一支部队都有截然不同的战略目标呢?
如果还要想办法维系它们彼此之间的联系呢?
每多一个如果,指挥者所面临的难度都要保底翻一倍,而在绝大多数战争中,通常都是搞定到越多‘如果’的一方会获得最终胜利。
不过无论是哪个指挥者,在应付越来越多的‘如果’时,其指挥精度都会出现断崖式下滑,这种事是不可避免的,就如同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一边打游戏一边看电视一边听相声一边吃东西一样,你或许可以把一样做好,但几乎不可能彻底兼顾全部。
所以必须要有取舍。
如果从难易度入手的话,我们至少能凭借习惯和本能把饭吃明白,毕竟在日常生活中,想要像陈毅元帅那样把墨水当成糖用东西蘸着吃且毫无察觉还是挺困难的。
或者我们也可以把主要精力放在打游戏上,毕竟饭这玩意儿多吃一口少吃一口也饿不死人,充其量把自己搞个消化不良,但如果是那种互动性比较高的游戏,一个走神可能就会把队友心态给整崩了。
至于看动画和听相声,因为难度不上不下的关系,性价比可能会稍微低一些,但也是同样的道理。
总而言之,必须要有侧重,也必须要有取舍。
这并不丢人,恰恰相反,如何做好各方面的权重,也是一个合格指挥官的必要素质之一,有什么事是可以交给参谋团决定的,有什么事是可以让前线将领独立判断的,有什么事是必须自己亲自处理的,根据战况不同,指挥官的思路也一定要不断切换,否则很容易引起糟糕的连锁反应。
而这种对于不同情况下的处理风格,就是业内人士常常提到的‘节奏’。
一个优秀的节奏把控者,或是能够做到在扬长避短至于让敌人感到难受,或是能够让自己麾下的体系行云流水顺畅的一批,反正风格都不那么相似,但道理确实殊途同归。
其中最考验指挥者能力的地方,并不是那些需要他们亲自把控的环节,而是如何掩盖那几乎不可避免的低精密度环节。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这场比赛开始后蓝方那三支集团军的猪突猛进。
墨檀并没有在认真思考后为他们编织出一个兼具着移动速度、应变能力、完美兵力配置等特质的阵容,只是让麾下这帮士兵宛若沙尘暴一般地卷了出去。
他在保留了速度的情况下,让那三支集团军在抵达目的地前变成了一团活靶子,乱到但凡碰见随便哪个正常战争都会直接被撞得稀碎。
但这有影响吗?
答案是没有任何影响,因为墨檀已经考虑到这段急行军在进行到某个节点前不会遇到任何敌人了,那么只要是在抵达那个节点前,别说把他们变成一盘散沙了,就算让那些人脱了盔甲全部裸奔,也不会出现任何危险。
就这样,除了在速度上费了些脑筋之外,墨檀在这三支集团军其它方面所投入的精力完全就是零,但却不会因此引发任何副作用。
那么如果不负责任的做个结论,大概就是他在这次行军中剩下了超过三分之二的精力,且付出的代价为零。
但‘福斯特’……
算了直说吧,但是特蕾莎·塔罗沙这个人似乎不太一样。
要问原因的话,大概就是——
无论在那个方面,她的指挥精密度始终都维持在一个相当、相当、相当高的水准,没掉下来过!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