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艾澤拉斯陰影軌跡 txt-156.我願稱你爲庫爾提拉斯第一莽夫讀書

艾澤拉斯陰影軌跡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陰影軌跡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总攻已经发起,正义之士们已经接近了风暴熔炉的中下部,作为冲的最快的一群人,芬娜甚至都能听到下层传来的那股怪异的混杂着钢铁交鸣声的怒吼。
“维库砍王”形态下的大老爹戴琳在下面也杀疯了。
他已经砍死了驻守于此的“无眠密党”们,这会正在和恩佐斯派遣到风暴熔炉里的守关大将,虚空先驱单挑呢。
而在风暴熔炉通往下层的隐秘小道中,低调到一直在“摸鱼划水”的戴琳的好战友吉恩突然“变身”,干脆利落的削掉两个克熙尔刺客的脑袋,这一幕惊变让他身旁的几个人齐刷刷的让开一步。
尤其是正在维持施法的金剑夫人。
她本人被这一幕离奇的变化弄的无所适从,看着吉恩那已经彻底化作狼人的狰狞面目,夫人嗖的一下闪现传送到女儿身旁。
而用飞斧砍倒了最后一头无面袭击者的芬娜·金剑,也提着“乌索克的智慧”和相位壁垒,回身面对吉恩做出了一个盾牌格挡的动作。
“喂,你是被那些虚空造物给咬了吗?”
芬娜惊呼道:
“它们还有这种能力吗?能把一个正常人变成狼人?不会吧?”
吉恩本人倒是没有太多表示。
他甚至没有理会身前四人的警惕狐疑,而是抬起头,如狼般突出的嘴巴前端的鼻孔轻动,那双灰色眼中缠绕的血丝以及他身上有些压制不住的野性气息,还有那嘴角一点一点呲出来的犬齿,着实让人心惊胆战。
一秒之后,吉恩突然抬起左爪,将配件剑锋挥砍向身侧无人之处。
“砰”的一声脆响,断裂的剑刃打着旋飞出去,正插在吉恩已被狼爪撕裂的脚部皮靴旁的血肉地面上。
在他挥剑之地,提着月刃现身的布莱克做了个暂停的动作。
臭海盗语气夸张的说:
“唔,我尊贵又野性的吉恩陛下,在月夜之下化身狼人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感觉自己现在充满了力量?”
他肩膀上悬浮的魔法眼球上下转动,就像是审视打量,又开口问到:
“我倒是很好奇,你是被哪头幸运的狼人咬的?还是说,你是在主动追求这种力量?是在亲眼见识到群狼的威严后,便以牺牲自我的行为来试图同化驾驭那些疯狂的狼人,让他们重新成为你的子民?
我能无限升级阵法 一只青鸟
你是真的打算成为群狼之王,看来你已经理解了我的‘苦心’,真是让人感觉到欣慰。但我还是要问一句,你确定是来帮忙的,不是来添乱的?
我建议你稳着点,现在就退出去。
狼人的理智问题本就让人头疼,我真的不想看到你在恩佐斯的地盘里发疯。你们其他人也看着他点,虽然狼人诅咒不会传染给精灵…
呃,我忘记了。”
布莱克拍了拍脑门,如恍然大悟一般看向身旁的四个面色古怪的人。
他意味深长的说:
“狼人诅咒是可以传染给暗夜精灵的,最初的狼人就是卡多雷呢。至于奎尔多雷精灵被疯子狼人咬一口能不能免疫…
我就不知道了。
所以,祝你们好运,和狼人为伍的朋友们。”
“你能不能说点好的!”
芬娜很不舒服的活动着肩膀,尖叫着呵斥了一声。
他以为布莱克只是在开一个让人厌恶的玩笑,但却没发现在布莱克的“提醒”下,金剑夫人和精灵剑圣寻晨者的表情同时变的警惕起来。
这三言两语也被从后方赶来的月爪大德鲁伊听到,他眨了眨眼睛,回头对身旁摇着头的守望者娜萨说:
“他说那话是在故意孤立那个叫吉恩的狼人国王,对吧?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吉恩是他的敌人,他不希望吉恩和其他人走的太近,从而形成敌对他的联盟,挑拨离间是可以理解的举动。
布莱克非常擅长用语言在他人心中挑动这种不信任的因子。”
娜萨低声解释到:
“但眼下这情况,我却觉得他更有可能只是随口一说挑拨一下矛盾,究其原因或许只是觉得好玩,又或者是在挑衅吉恩让他愤怒,失去理智。
总之,大德鲁伊,千万不要相信布莱克的任何一句话,也不要因为他和荒野半神维持着良好的关系就觉得他是我们的朋友。
他不是任何人的朋友!
谨记这一点。
虽然我跟随在他身旁是迫于无奈而且时间不长,但我已经看穿了他的本质。
这个海盗的狡猾和恶毒超出你的想象,他依靠自己精准的预言四处煽风点火,散布混乱和仇恨,始祖萨特萨维斯和他一比,都纯洁的如孩子一样。”
守望者的这一番解释,让月爪大德鲁伊微微点头。
但两人并未介入眼前布莱克和吉恩的交谈。
在布莱克说完之后,就看到吉恩嗖的一声跳过去,如狼人捕猎的野性,双爪乱舞在空中带出残影,每一爪子都是奔着布莱克的要害挥砍,招招致命。
但海盗在原地闪来闪去,每次都能轻巧的躲开吉恩的袭击,让暴怒的狼人看上去就像是在和自己的影子作战一样。
吉恩在化身狼人后,脾气果然火爆的不像样。
影子籃球員同人 黃色世代
大骑士乌瑟尔急忙上前拉住愤怒的吉恩,也不怕疯子狼人回头给他一下。
狼人诅咒目前还没有“特效药”,不管变身前多么儒雅随和,在化身狼人之后,可都是随时会失心疯的疯狗。
不过大骑士的冒险安抚也是有道理的。
眼下这总攻很顺利,眼看着就要打到邪恶之地的最后关隘了,即将取胜的时刻,可不能让自己人先内讧起来。
所以,吉哥,算了算了,暂时都是自己人,先忍忍。
而吉恩则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语气低沉的对眼前抱着双臂的臭海盗呵斥道:
“你这万恶的海盗…若不是看在现在的情况确实紧急,我就算死在这里,也要杀了你!因为你的胡作非为已让我的人民饱受苦难。
在祸乱了吉尔尼斯之后,你又跑来库尔提拉斯搞风搞雨。
这都是你的错!”
“喂,我虽然带着眼罩,但我觉得你才是真正眼瞎了,任何一个视力正常的人都该理解我是以‘拯救者’的姿态出现于此。
你把所有的问题都归结于我身上,让我觉得你这个国王当的相当不称职。
还是说,你觉得我一手将库尔提拉斯的黑暗之幕挑破,是在给你们找麻烦?你是牺牲了脑子换来了力量吗?吉恩。
你真的觉得如果我不做这一切,风暴教会和恩佐斯就会老老实实的隐藏起来,和库尔提拉斯人民相敬如宾?
出了事情不想着怎么解决,反而去怪挑破麻烦的‘敲钟人’,你这个想法还真是有意思呢,难怪吉尔尼斯乱成那样。”
布莱克掏了掏耳朵,语气随意的说:
“另外,你确定你拼了命就能杀我?看来有的人还真觉得自己能把诅咒化作力量,不过你隐瞒的倒是好。
连那些仁德会的疯子德鲁伊都被你骗过了。”
吉恩的狼牙摩擦着发出危险的声音,他的耳朵竖起,一双兽瞳死盯着布莱克,就像是随时都会扑出去厮杀。
但海盗却对这种疯狂的野性杀意根本不怂。
他甚至很戏精的靠近吉恩,在这灰发狼人国王身旁嗅了嗅,又很神棍很惋惜的摆着手说:
“我对炼金术也有涉猎呢,瞧瞧你身上这浓重的草药味。
但你们配置的药剂快要压制不住你不断迸发的兽性了,我可怜的陛下,每一次‘变身’都是在消耗你为数不多的人性。
或许再有两三次之后,你就再也无法以药剂的力量强行回到人类形态了。
看你现在的样子,你应该是弄到了拜狼教的秘密草药,让你在狼人形态下也能维持一部分心智,但听我劝说一句吧。
如果只是药剂可解决不了问题,诅咒的力量就像是无形的猎手,如影随行的跟着你,它迟早会夺走你的一切。
狼人是德鲁伊们创造的怪物,解决问题的钥匙也在他们那里。
但德鲁伊们都是一群坏蛋!
他们明知道解决问题的突破口在哪,但他们却不愿意把那至关重要的自然宝物交给你们。那些住在兽穴里的自然崇拜者都是一群坏人,你和他们做朋友一定要小心。”
“咳咳”
布莱克的话还没说完,他身后的大德鲁伊绍恩·月爪就咳嗽了一声,这个老精灵木着脸,语气冰冷的说:
“你们人类的礼节就是这样的吗?当着我的面说我们的坏话?海盗阁下,你或许见识过守望者的地窟,但我想你一定没听说过塞纳里奥教团的树穴囚笼。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再这么挑拨仇恨,那我回去瓦尔莎拉的时候,就得带上一个半死不活的海盗囚犯了。”
“好吧,我错了,但我又没胡说,对吧?”
布莱克摊开双臂,对月爪大德鲁伊说:
“连我这个不学无术的异族海盗都知道,遗失了九千多年的月神镰刀就藏在灰谷的某个废弃神殿里。
你们这些各个活了一万多年的老德鲁伊们不可能不知道吧?”
“……”
月爪大德鲁伊脸上这一瞬的表情相当精彩。
沉默几秒之后,他深深看了一眼布莱克,说:
“这个我们还真不知道。如果我们知道月神镰刀的下落,我们早就用它来安抚吉尔尼斯境内愈演愈烈的狼人之灾了。
我听说你是一名无所不知的先知,或许你可以帮助我们找到月神镰刀,解决吉尔尼斯的灾难?”
“先知也不是什么都知道呀。”
布莱克做了个“无奈”的动作,他扫视了一眼周围,又向后方正在快速推进的战线看了一眼,最后侧耳倾听风暴熔炉下层传出的阵阵战吼。
他信口胡诌说:
“我只在观看过去的影像中得知那玩意在灰谷,但它具体在哪是无法用预言预测到的,半神的力量在干扰预言的精准。
超神制卡師 零下九十度
或许你们可以自己去寻找,灰谷毕竟是你们的地盘。
我若去到那里,就得面对整个银翼哨兵军团的追捕,我可不认为我能在那么多神射手的狙击下安然逃命。”
“你还真是有自知之明呢。”
老德鲁伊瞥了布莱克一眼,说:
“你好像一直热衷于制造麻烦,却并不想办法去弥合冲突,你是很喜欢被人憎恨的感觉,又享受那种被人追猎的愉悦吗?”
“谁不喜欢被憎恨呢?那种稍不留神就会落入死地,走错一步就会满盘皆输的刺激,简直让人上瘾着迷。”
海盗微笑着说了句,噎的大德鲁伊说不出话来。
他回身一剑破开身前的血肉石壁,开出一个“观察口”,居高临下的打量着最终大厅里的场景,众人靠过来,顺着布莱克开出的观察口向下看去,顿时悚然一惊。
在下面的“虚空圣堂”中心,钢铁维库人形态下的戴琳手持深渊三叉戟如巨人怒战,与眼前严重异化了躯体的虚空大纳迦互殴。
在他身后还有两具深渊大将的尸体,一头红色的无面者,一头阴沉的克熙尔。
这都是恩佐斯麾下大将,自称为无眠密党,以后无数时光中就是它们在暗中操纵风暴教会的行动,也是它们完成了对斯托颂家族的彻底腐化。
但就是这样的厉害家伙,也被戴琳辣手无情的砍死了。
至于那还基本维持着纳迦躯体,但已长满了眼球触手的虚空先驱看着厉害,却已经被戴琳用三叉戟在身上戳了很多个看着都疼的伤口。
它基本上没救了。
以戴琳此时夸张到远超普通传奇的力量,这头纳迦的惨死只是时间问题。
它的反击很凶猛,各种天崩地裂一样的虚空魔法不断的攒射轰击,但问题是戴琳此时的躯体已是泰坦造物之躯。
纯净的钢铁上没有任何软弱的血肉可以被它利用。
狂暴的上将身上缠绕的怒气已经真正凝成实质,在他体外塑造出火红色的愤怒战衣,就像是一名燃烧的半巨人。
他一路从入口砍到最终大厅,身上连一点点擦伤都没留下,完全是真正意义上的金刚不坏,万钧不倒。
“戴琳快赢了,但他也快输了。”
海盗摇了摇头,说:
“他手里那把三叉戟给了他近乎无敌的破坏力和防御力,但其邪恶的力量在他无法一击击溃敌人时生效。
哪怕他有奥丁之盾的残片和自己的钢铁意志熬过心智冲击,可惜眼下已鏖战至此,戴琳再怎么坚定,他的心智都已在虚空冲击下摇摇欲坠。
在他握住那把三叉戟寻求复仇的时候,他的失败就已经可以预见。
可以更進一步嗎?
他必须被立刻带出风暴熔炉,否则我们就将亲眼见到恩佐斯麾下最可怕的大海魔王的诞生。
这是风暴教会的阴谋,戴琳一脚踩了进去。
他或许亲手铲除了毒瘤,但他也会把自己赔进去。我愿称他为绝世莽者,但他根本就不该来!
这本来有他什么事?
我都计划好了一切,他却非要跑来刷个存在感!
总之,诸位,你们赶紧下去吧。
恩佐斯的虚空先驱惨死于戴琳手中,风暴熔炉的古神势力被一扫而空,今日已经大获全胜,剩下的事我会收尾的。”
臭海盗摊开双手,回头对其他人说:
“芬娜,还愣着干什么,赶紧下去祝贺你的老父亲战胜了虚空,这可是绝大部分凡人都难以取得的丰功伟绩。
他洗刷了自己的耻辱,赢回了孩子们眼中的崇拜。
就连我,也要为他今日所行鼓掌喝彩呢。但介于我和上将阁下有些小小恩怨,我就不下去‘祝贺’他了。
一定要替我把我的祝贺送到哦。”